18世纪中下期,当古老的中国还处于最后一个王朝末期时,远在大洋彼岸的英伦三岛上正在发生着一场浩浩汤汤的工业革命,英国资产阶级圈地运动的工业积累和资本运作,使煤炭下的滚滚蒸汽成为了那个时代下的动力最主要来源。19世纪70年代,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和自然科学技术的日臻成熟,电器取代了蒸汽成为了一种新的能源,在德国家喻户晓。21世纪,政治一体化,经济全球化成为一种世界发展趋势。一些新的事物便由此应用而生。在中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这些诞生于互联网浪潮下的“时代宠儿”。也正通过“渗透”的方式来改变着我们所处的环境和生活轨迹。
 
2017年5月,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评选出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我们不难看出,这其中三项发明是出自互联网工业下的产物。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发现,似乎是互联网经济下的一种新生态。但从宏观意义的角度看却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一种“博弈”。比如支付宝与传统银行业,网购与线下门店,共享单车与零售业。
 
现在看来这场“博弈”,虽是互联网行业处于上风,占尽天地人和。传统商业毫无竞争优势,节节败退。仿佛无现金社会马上就能到来。手机在手,天下我有的景况可以迅速实现。但如果从长远看,却也不然。传统商业,街头叫卖的生意活动可以存在数千年,是有一定道理的。它的一些消费享受是网上商店体验不到的(如试吃试穿等)。传统银行曾历经战乱,金融系统也一度崩溃。但是银行业有着强大的经济体系和外汇储备可以进行“自愈”,这一点虚拟经济便是做不到的。
 
市场经济条件下,竞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竞争推动了各行各业的发展。然而,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便需要我们学会在竞争中合作,进行优势互补,达到珠联璧合的效果。“互联网金融”这个新名词就由此出现。而国有企业必定是互联网生态下各家网商携技术资金入驻的香饽饽平台。因为国有企业大都具有一定的政治规模和社会影响。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便是中国铁路。在中国,铁路是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大众化的交通工具,在中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处于骨干地位。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大动脉。
 
2013年铁道部撤销后,成立铁路总公司,到目前为止铁路公司企业化的运营时间也不过只有短暂的4年。相比于国家早在1998年和1988年撤销电力工业部、石油工业部成立公司化运营等行业部门。铁路的市场化的经济发展运行体制还未完全建立健全,对市场经济的整体布局和把握显的也有些吃力。所以深化铁路改革一直是铁路政企分离后的重点和难点。2017年的国企改革阶段性目标,政府工作报告中讲,“要以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为目标,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毫无疑问,铁路企业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市场信息化。
 
2017年中上旬,中国铁路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陆东福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于铁路总公司先后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腾讯公司董事局首席执行官马化腾。都进行了深化路局合作会谈。现今,从平台规模、商业建树、辐射范围、受众领域、发展前景、社会影响来看,阿里巴巴和腾讯均构建了一个庞大而完整的商业生态体系,形成支付宝和微信两大支付平台,电商交易和资讯社交也牢牢占据了中国互联网商业的制高点。
 
铁路作为国有运输企业,据统计   2007-2016 年的十年间,铁路客运量从 13.57 亿人次增长至 28.14 亿人次,客运周转量从 7216 亿公里上升至 12579亿公里,铁路货运量由 31.42 亿吨增长至 33.32 亿吨。从这组数据中我们不难看出10年间客运量快速增长,货运量却几无增长,原因是因为受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的影响。
 
然而,实现铁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推手便是互联网金融。铁路局每年都要进行几次调图调整,这既是对既有线路进行整体规划和布局,以便更好地服务旅客和货物运输。同时也是顺应供给侧改革大潮的具体体现。而每次调图前后铁路工作人员所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如果铁路互联网金融可以顺利实现的话,人工智能延伸,大数据捕捉,云计算分析,物联网感知。足以使这种调图运输模式轻松完成结构调整,货主、旅客、铁路的信息互通有无,形成三方共赢的局面,从而达到铁路运输的多、快、好、省。
 
其次,春运是每年铁路运输的重头戏。虽然中国铁路硬实力举世瞩目,但供需矛盾仍然严峻,“一票难求”的现象依旧存在,如今,“互联网的大潮已经浸润到各行各业,铁路注定要与时俱进,适应来自内外的各种挑战,主动融入流通业变革的大势中。一方面加大班列开行及运力、线路方面的宏观调度,满足客户的需求;另一方面则聚焦微观,从细致薄弱处来观察行业服务的空白地带,如开拓12306系统的多领域业务,联合多家支付平台打造新兴经济品牌等,不断提供贴心服务,实现与旅客相互依存,携手共赢的目标。
 
铁路作为运输业中的翘楚,它的舆论宣传会有着得天独厚的行业优势。隶属于铁总(铁路总公司)的几家大型传媒公司可搭建腾讯强大的资讯平台顺势吸引民间资本进入铁路,以高效的制度供给和开放的市场空间,激发企业积极性,发挥其主观能动性,使更多民营资本加入到铁路建设中来,使政府干预的经济建设成本降到最低,以便更快实现铁路市场化改革的目的。
 
铁路这位工业“老大哥”诞生于第一次工业革命。按照行业发展规律如今已是风雨飘摇的夕阳产业,可是夕阳过后马上又是新的一天。中国铁路又能否驾驭这股互联网之风,直上云霄,迎接朝阳呢,我们拭目以待!
 
 
姓名:赵宇
地址:南昌铁路局福州机务段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