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我国超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让家庭医生火了起来。

    “真正的家庭医生是让居民多一个医生朋友,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参与家庭医生工作近三年,广州市海珠区沙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团队长张曦认为:“我认可家庭医生模式,但运行机制还需进一步摸索。”

    21世纪经济报道随机采访了十余名已签约家庭医生服务的居民发现,签约人群中分为主动签约和被动签约。同时,大多数人对家庭医生概念、服务内容、定价并不知晓,部分居民接受的服务限于基础体检,也有些从未接受过家庭医生服务,甚至是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医生姓甚名谁。

    从供给角度看,家庭医生薪酬激励不足,人手不够,加上服务内容、定价、转诊尚未形成标准化,也没有质量评估体系,医生的参与热情不高。而民营资本也在参与家庭医生建设,但商业模式还有待探索。

    签约广泛

    张曦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2014年开展家庭医生签约工作,起步时由资深的科室主任担任团队长。2015年初,该中心的家庭医生重新竞争上岗,选出了三位新团队长,张曦就是其中之一。

    张曦带领的团队共12名成员,包括6位家庭医生,5个助理,1位负责公共卫生。今年年初,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又竞选了一批家庭医生,扩张到六支团队。她说:“服务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一开始妇科、儿科等细分领域没有加进来,现在有一些公共卫生服务也涉及这些科室。我们每个团队都有特色,服务对象涵盖各个年龄层,医生需具备全科能力。”

    从试水摸索,到正式成军,再到队伍扩大,这是国内家庭医生过去几年的成长缩影。

    现代意义上的家庭医生最早出现于英国,至今国际上有50多个国家推行家庭医生制度。国内家庭医生服务以预防为主、防治结合。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表述,群众希望有了解自己和自己家庭健康状况的家庭医生,能够提供连续的、综合的预防、保健、治疗、护理、康复等服务。

    目前国内家庭医生签约一般是由社区医疗机构的家庭医生团队和居民签约。张曦告诉记者,2013、2014年还有很多医生上门签约的,现在更多是患者找上门来签约。

    “距离所有居民知晓、接受家庭医生还有距离。现在,慢性病患者、0到6岁儿童的家长接受度比较高,家庭医生应该面向社区全人群,没有医疗需求的白领等对家庭医生认知度不够。”她说。

    居民也对家庭医生存在种种疑惑。记者采访了数位主动签约家庭医生的居民,大多都表示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医生是谁,除了“签约”时登记健康信息、接受几项基础体检外,尚未接受过家庭医生服务。

    其中一位北京居民告诉记者:“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我打了两三次电话,态度诚恳、热情。登记完后我问家庭医生是谁,没告诉我,我问可否给我个电话,有问题时咨询或是让医生来家里,也不给。”同在北京的另一位居民也说:“我签了之后不知道应该跟谁联系,到医院也找不到医生。”

    “被签约”的人也不少。杭州的包女士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单子上签字时,以为是在社区医院就医需要登记居民身份,签字过后也没人解释单子的用途;另一名广州女士更吃惊,在社区医院看了感冒之后就收到短信:“感谢签约家庭医生服务”。

    履约不易

    家庭医生服务也已激发了资本、创业者的热情,此前已陆续推出临床决策支持系统BP、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平台U护、精神疾病防治平台守护APP的广东省家庭医生协会是其中一员。

    记者获悉,该协会近期打算引入英国全科诊所质量改进和考核激励机制,其常务副会长吴育雄向记者讲述原因:“现在基层医疗管理制度的收支两条线不对等,没有激励机制是家庭医生的最大问题,而且标准化、质量评估体系、考核制度等都需要重新搭建。”

    以签约为例,记者拿到一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协议,家庭医生的服务内容分为免费包、基本包、个性包,不同服务包的内容和深度、收费都不同,如免费包包括健康档案、体检、随访等,基本包包括个性化健康评估、转诊转介、健康咨询等。不过,不少人向记者反映,签约过程中并没有看到这类协议。

    “协议的部分内容,是原先社区医疗机构公共卫生考核的内容,只是换了一种服务关系。”张曦告诉记者,“也缺少内涵延伸,家庭医生要针对慢性病等提供个性化服务,但这些都没写在协议里,基本靠医生自发做,也没有针对家庭医生服务能力的考核。”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